w88

24小时服务热线:400-828-2019
您所在的位置:w88 > 公司要闻 >

孔子何以传五行思想于子游

发布日期:2019-09-17 08:52 点击:

  二是礼与仁的关系。上述事例中,子游用礼乐教化百姓的目的是“爱人”。何谓“爱人”?孔子曰,“仁者,爱人”。《说苑·贵德》记载:“季康子谓子游曰:‘仁者爱人乎?’子游曰:‘然。’‘人亦爱之乎?’子游曰:‘然’”。可见,子游继承了孔子“仁者,爱人”的思想。子游弦歌武城就是希冀借助外在的礼乐教化,让人体贴天道,并使之深入人心,最终达到“仁”的目的。由礼到仁,需要经过学的过程,“礼—学—仁”的路径体现了子游思想从外王到内圣的逻辑理路,这也与孔子所讲的“克己复礼为仁”一致。孔子多次论述“礼”与“仁”两大核心概念之间的关系,《礼记·仲尼燕居》记有子游、子张、子贡侍于仲尼燕居之时,纵言至于礼,对子游特别讲到郊社、尝禘、馈奠、射乡、食飨五种礼背后所体现的仁的实质,“郊社之义,所以仁鬼神也;尝禘之礼,所以仁昭穆也;馈奠之礼,所以仁死丧也;射乡之礼,所以仁乡党也;食飨之礼,所以仁宾客也”。此外,孔子还为三人讲到两君相见之礼所体现的仁爱精神:两君相见,揖让而入门,入门而县兴。揖让而升堂,升堂而乐阕。下管象武,夏籥序兴。陈其荐俎,序其礼乐,备其百官。如此,而后君子知仁焉。

  子游论礼较多,并主张践礼,但在他这里,礼只是方法和途径,他的最终目的是实现“仁”,这一点使其与“难为仁”的子张区别开来。子游曾以“未仁”评价子张,“吾友张也,为难能也,然而未仁”。孔子亦曾评价子张“师也僻”;子贡曾引孔子评价子张语曰:“其不伐则犹可能也,其不弊百姓者则仁也。”孔子也认为子张未达到“仁”的境界,原因在于“弊民”。这与子游主张礼乐教化目的在于“爱人”的思想不符,所以他认为子张不仁。

  三是礼与情的关系。在先秦诸子中,子游是少有的正面论“情”者,他认为礼与人情关系密切:礼的作用是节制、调节人情。《礼记·檀弓下》载:有子与子游立,见孺子慕者,有子谓子游曰:“予壹不知夫丧之踊也,予欲去之久矣。情在于斯,其是也夫。”子游曰:“礼有微情者,有以故兴物者。有直情而径行者,戎狄之道也。礼道则不然,人喜则斯陶,陶斯咏,咏斯犹,犹斯舞,舞斯愠,愠斯戚,戚斯叹,叹斯辟,辟斯踊矣,品节斯,斯之谓礼。”

  有子要去掉“踊”礼,子游解释说礼是调节人之感情的,对于过度哀伤的人来说,礼的作用就是节制他们的悲痛,“丧至乎哀而止”,避免因哀伤过度而损害身体;对于那些无哀痛之人来说,礼使他穿上孝服,以引发内心的悲伤。人在愤怒的时候,感情经过愠—戚—叹—辟—踊的过程,得到纾解。踊是愤怒至极的表现,是感情的自然抒发。相似的话语也见于出土文献郭店竹简《性自命出》和上博简《性情论》:喜斯慆,慆斯奋,奋斯咏,咏斯犹,犹斯舞。舞,喜之终也。愠斯忧,忧斯戚,戚斯叹,叹斯辟,辟斯通。通,愠之终也。

  比较上述两段引文,出土文献可校传世本之误,传世本“舞斯愠,愠斯戚”当作“舞,喜之终也。愠斯忧,忧斯戚”。当今不少学者根据此段与传世文献《礼记·檀弓上》的相似性而断定《性自命出》为子游所作。《性自命出》又曰:“礼作于情,或兴之也。当事因方而制之,其先后之序则义道也。有序为之节,则文也。致容貌所以文,节也。”礼乐出于情,反过来礼又能兴情、节情。子游对人情主张“节”,而非“灭”,主张合理、充分地抒发感情,这与《淮南子·齐俗训》“礼因人情而为之节文”一致,而与宋儒的“存天理,灭人欲”不同。

  另外,《礼记·仲尼燕居》还记载孔子为子张、子贡、子游言礼之“周流”和“制中特性”。孔子说:“吾语女礼!使女以礼周流,无不徧也。”又云:“礼乎礼,夫礼所以制中也。”“周流”指礼循环往复的运转特点,如天道四时五行之循环规律,说明礼本源于天道,具有随阴阳转旋而周流之特性;“礼所以制中”是指礼下治人情的作用;“中”指中心,也即内心之性情。这些皆与《礼运》主旨“夫礼,先王所以承天之道,以之人之情”一致,从中可知孔子不止一次对子游讲过“礼运”之事。

  因为子游以习礼见长,能从天道探索礼之本源,从治人之情落实礼之功用,重视由礼达仁之目的,通晓礼“周流”之运转特点,所以孔子深知可与子游言礼。《孟子》说:“子夏、子游、子张皆有圣人之一体。”而三人中,子游最得孔子礼思想之精义和大旨,因此子游特受孔子论礼之运转的五行思想。



相关阅读:w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