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

24小时服务热线:400-828-2019
您所在的位置:w88 > w88 >

求文档: 《微微一笑很倾城》的番外 同人

发布日期:2019-06-25 16:28 点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微微大学刚毕业,就受到了某大神的强烈逼婚。无奈之下,微微只能采取怀柔政策。

  微微:“妈妈?你怎么打电话来了?”微微她妈想来采取放羊式教育,学习,结婚,生孩子从不会过问。

  微微掐指算了算时间,“等十一我就回来,现在我在公司刚起步,得好好表现。”

  某大神富有磁性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来,“微微,明天周六,别忘了。”明明是温柔的语气,可在微微听来却有些毛骨悚然。“肖奈,你和我妈说了什么?她老人家受不了打击的。”

  周六清晨。微微在某大神夺命催魂的电话中从床上慢慢爬了起来。这间屋子是毕业前就与其她三个室友租好了。

  微微心里是不想回去的,可奈何她家大神实在是太厉害了,一句“微微,明天周六,别忘了。”就把她搞定了,难道她以后就注定是一个永远被丈夫打压的贤良淑德的妻子吗。微微摇了摇头,自己心里在想什么,好羞人哦!

  微微一下子站直了身体,“大神,你怎么来的这么早啊?不是八点吗?”现在才七点不到。微微的嘴里现在满是泡沫,说得有些不清楚,但肖奈还是听懂了。

  坐在自家客厅里,微微感觉有些坐如针尖,忐忑不安。微微心里有些奇怪,不是自己家吗?用得着这样吗?再看看大神,哇,大神不愧是大神,在她妈面前依然能够谈笑风生,像是在自己家似的。这时她又想起了大神早上说的那句话“都是自己人。”

  微微,是谁在她前一次回来的时候说,你的婚事妈妈不会管,但你一定要记住结婚那是女人二十五之后的事,现在你要安心拼搏的。

  微微:“你不是说我现在看的男人少,也许会看走眼吗?”说完这句话,微微感受到了一阵寒风吹来。大神别怪我!

  贝母:“那是妈见的人少,现在看到肖奈这孩子,终于知道了老妈的无知了。”微微心里呐喊,大神啊,你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让老妈不惜自贬身价,也要让我和你结婚啊?!

  大神动作怎么这么快,全家都被他搞定了,正在怒火冲天的微微不顾考虑,说:“搞定我太爷爷太奶奶。”

  “可我觉得还是白色那件好啊。”简约又清纯肖奈放下手中的报纸,看了看,“淡紫色的那件。”。能给肖爸爸肖妈妈留下好印象。微微有些抱怨起了以前丝丝她们和她说的那件事了,什么叫做花瓶型的女人!!??害得她现在连挑个衣服都得左思右想,生怕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是百年人啊。

  换好衣服的同时,丝丝和二喜从外面逛街回来了。一进门的二喜看到微微穿成这样,惊呼:“微微!你准备去色诱肖大神吗?”

  一分钟之内,微微心想:大神果然是大神,一句话不仅能把她搞定,连她的室友也不能幸免啊。一分钟之后,微微心想:大神,你在诋毁我滴清白啊。

  现在微微又变得有苦说不出了。想解释,立马被大神一个暧昧的眼神给射晕了…………

  微微在心理不住的摇头,不行,一定得把这衣服给换了。于是乎,连忙拉起二喜的手,乞求道:“二喜,帮帮我。”

  微微泪奔:“二喜不是说我穿成这样像,像那个吗?”二喜对时尚有着明锐的观察力,一听贝美女要让她帮她选衣服,拍了拍胸脯连声答应。

  微微有些摸不着头脑这和干什么有什么关系,但秉承着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原则,微微如实回答了:“见大神父母去。”

  二喜:“什么!!!既然这样,我一定要用尽我的毕生所学,也要让微微在肖教授面前赢得好感。”

  丝丝:“二喜你这死丫头,给微微弄得什么服装啊!!!”微微站在镜子前一照,额……她不是准备去做修女的啊!!!!!

  站在大神家门前,微微有些胆怯,“肖奈,我有点紧张。”肖奈笑着说:“怕什么,我爸妈又不会吃人。”话是这么说,但还是紧张嘛。哪能像大神,在她妈面前谈吐风雅。

  “妈,我和微微来看你了。”微微的头上有几滴冷汗,大神,你为什么要用叫的啊!肖奈看出了微微心里想什么,说:“这样,我妈动作会快点。”

  微微很紧张,大脑都不能思考了,顺着肖奈的意思便叫道:“妈。”叫完后,才发觉,自己中了大神的圈套。

  肖妈妈一见这媳妇就喜欢的不得了,连忙把他们迎进门,还投给了儿子意思是“怎么不早带回来”的一眼。

  肖母看了看时间,“我先去做菜,等会你们爸要回来了,吃不到饭又要闹腾了。”

  房门口有钥匙扭动的声音。“老头子,微微到我们家来了。”又是一阵窸窣的声音后,肖教授,出现在了微微面前。

  微微觉得肖奈的父母实在不想A大传言的那么古板,反而很孩子气。从肖家出来,微微感觉到了无比的轻松。

  肖奈眼里全是笑意:“夫人不必如此辛苦的,到为夫的公司来,一定能把脚跟站的又快又稳。”

  从民政局出来,微微看着手中的小红本本,心里不住的感到悲凉,从此以后她就要在大神的淫威下讨生活了。肖奈看着小红本本,露出了难得的笑容。肖奈:“微微,我很开心。”微微泪光闪闪的看着肖奈不知说什么好。

  肖奈:“请愚公他们吃顿饭吧。”微微点头,心里不停地叨念,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出来吃饭。我请。”一听到肖奈请客,整个屋子的人都沸腾了起来,从来都是老三压榨他们的呀。微微可以从电话里听到他们热烈的对话。

  猴子酒:“莫扎他,快过来,别玩游戏了,老三请我们去锦年吃饭,还是雅坐。”

  饭桌上,愚公,猴子,莫扎他小心翼翼的看着肖奈,心里想的是同一件事。不会老三被我敲了顿锦年火了吧?怎么老笑?老三不会被我敲了顿雅坐恕了吧?怎么老笑?

  微微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孩子,见不得师兄们这样子,开口道:“我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们。”

  “啪嗒”愚公嘴里的筷子壮烈牺牲了,被他咬断了。而莫扎他和猴子的眼睛也成了@@。一下子变的安静了,一下子又变的吵闹了起来,愚公他们齐刷刷的从坐位上站起来,不约而同的向微微伸出了感激之手。

  微微瞟了瞟身旁的肖奈还不忘和他们握手。肖奈又是语不惊人死不体的来了一句:“年终奖扣百分之二十。”

  愚公:“==”微微心软了,摇了摇大神的胳膊,“别为难师兄了,他们混口饭也不容易。”肖奈微笑:“即然夫人开口了,为夫只有遵从的命”

  莫扎他、愚公and猴子酒:“…………”(他们有这么差吗,好歹也是A大出来的啊!)

  A大最近的话题全是问绕着这个中心点转啊转。丝丝还在本校读研,所以这些事是她告诉微微的。

  丝丝(眼神极为不舍):“微微,你真要走了?”微微一边整理衣物,一边回答:“恩。”肖爸爸一知道肖奈和她结婚了,课也不上了,立马冲到她公司让她回去整理行李,住到他家去。

  微微:“我会回来看你们的啊,不用这么不舍。”微微和她们的感情很好,离开了她也有点不舍得,但毕竟还是大神比较重要啊。

  等到微微下楼时,肖奈已经到了。微微:“等了很久吗?”本来是很快就可以下来的,可突然发现肖爸爸给她肖家的钥匙却不见了,这一找就找了半个多小时。

  微微:“为什么?明明等了我很久,却说没多久。”车子的发动机都是凉的,一点都没有刚刚使用过的痕迹,可想而知,大神已经等她很久了。

  到了肖家,微微他们发现,肖家两对活宝低着头在那小声嘀咕着。抬头,便看见了微微。

  微微回答:“我才刚开始上班就请婚假不大好,还有就是快到五一了,肖奈的公事比以前忙了许多,找不出空。”

  结了婚的微微变得神清气爽了很多,现在她和大神还是分开睡得,因为她觉得女孩子把自己的第一次在新婚的那一夜交给自己最爱的人才是最美好的,只是单单的觉得那样美好,没有别的意思。

  微微又小感动了一把,“恩。爸妈呢?”他们不是在知道他们结婚了的那天晚上就和学校请了半个月的假吗?

  展开全部(本篇纯属恶搞~~诸位觉得看着不爽或者想摞胳膊挽袖子拿棒槌的,忽视掉小生就好……)

  “KO,微微和我还有愚公要去吃饭,你去么?”看着郝眉像只可怜兮兮的小狗,眼巴巴地望着自己,口边的拒绝竟变成了,“好,等一下。”

  美人师兄?看着旁边眉清目秀男子,一向冷酷的他,眼中也不禁流露出点点笑意,的确很配呢。

  微微正和愚公说些什么,一回头,看到美人师兄旁边居然是KO,不禁睁大眼睛,表情变得僵硬,呆滞一瞬,随即拿过菜单很狗腿的说道,“KO师兄你点单吧。”

  KO看了一眼郝眉,想把传来菜单给他,手滞在桌下——给郝眉,不是太明显了么?难得他KO也有大脑短路的时候。于是摇了摇头,示意微微点。

  等服务员上好菜,看见郝眉和愚公,微微聊得很high,不知聊到什么,郝眉大大的眼睛里一亮,于是KO淡淡一笑,又以他人未发现的速度迅速收敛。安静的吃着碗里的饭,不经意间听他们的对话——

  郝眉忽然感慨地说:“其实我在网游里也有一段情啊!不过不是在梦游江湖里,梦游之前我玩了个游戏,叫幻想星球,我在里面玩的是天医。”

  微微虽然没玩过《幻想星球》,却也去这个游戏的网站逛过,知道天医这个角色。微微不由有点惊讶:“你玩女号?”

  在游戏里人妖是男玩女号,妖人就是女玩男号了,因为角色喜好的关系,妖人在游戏里也是十分之流行的。

  “那个游戏里有个男性角色是花箭,设计得那叫一个娘娘腔,基本上真正的男人是不会玩的,女性倒都很喜欢,很多女的在玩。于是我就想找个花箭结婚,还特意找了个名字很诗意一看就是女生的,叫什么手可摘星辰。”

  郝眉委屈地说:“我觉得只有女人才想摘星星。为了显示我很有深度,我还特意没问他性别,结果一个月的感情培养下来,他居然是个妖人里的人妖!”

  KO本想迅速吃晚饭,托着下巴,像往常一样看郝眉吃饭。但听完此段对话后,居然放下筷子,看着郝眉开了金口:“你所在的服务器是不是长安月下?”

  KO仍然保持着那副冷酷的表情,很冰寒地说:“因为我就是那个妖人里的人妖。”或许,并非冰寒,也许,内心还是有小小的喜悦在欢腾……

  微微和愚公顿时觉得寒气阵阵,于是缩着脖子相依相偎的走了,留下石化了的郝眉。

  郝眉抖了抖,小心翼翼的看着KO,然后慢慢收回眼神,专心的对付自己手中的饭菜——他是不是眼花了,居然看到KO笑靥如花……自己回光返照了?_

  “服务员,来两瓶啤的。”KO又招了招手,然继续用手支着颏子,看着郝眉的身影渐渐下沉,下沉,然后又好心的提醒道,“快要掉到桌子底下了……”

  “来两杯?”服务员很快的上了啤酒,KO拿起杯子,橙黄色的啤酒从瓶中留下,起了一层白白的泡沫。

  透明的啤酒杯在灯光的照射下流光溢彩,KO纤长的手轻轻捏着酒杯——好像有那么一点点诱惑的意味……

  顺着细长的胳膊看上去,映入眼帘的是KO漆黑的双眼,而眼神里似乎有些挑衅——是男人就干了它。

  在郝眉倒下的一瞬,似乎KO搂着他的腰,让他坐在KO腿上,把下巴搁在他肩膀,轻轻地说了一声“结婚去?”

  “妈的,头好痛!”郝眉嘟哝着爬起身来……爬起身来?!他一下子清醒过来,看到身边睡的酣畅的KO郝眉下意识的看向自己身上——好的,衣服没被扒……

  KO其实已经醒了有一会儿了,只是眯着眼看郝眉抓狂的样子,觉得好有趣,便没有声张,看到郝眉慢慢平静下来,他才缓缓起身,衣冠有些不整,微微咧开的衣领露出KO一大片雪白的肌肤。

  郝眉哪里见过如此香艳的场景,惊得连滚带爬的往后退,直到床尾——“嘭”一声了掉下去……

  KO嘴角微微上扬,从床上下来,蹲下身一只手不安分的搂住郝眉向后仰的腰,一只手轻轻挑起郝眉的下巴,指尖慢慢顺着郝眉脖子完美的弧线滑道胸前……

  郝眉憋红了脸,只得用一只手撑着自己,另一只打掉KO的手,KO也没硬来,眉宇间露出罕见的笑容,仿佛清晨第一缕阳光,洒在郝眉身上——乃至心头……

  KO站了起来,顺便双手一使劲,把郝眉拦腰抱了起来,看到郝眉的脸上红扑扑的,眼中也有些愤恨,便知道自己心急了。放下郝眉,KO边走边淡淡地说,“整理好自己,洗手间在那边,然后吃饭,上班。”

  郝眉羞愤啊,自己好歹也是个八尺?七尺?六尺?……男儿啊,偏生被一个大男的挑戏了去……

  无奈只得听从KO的话,不然迟到了……他都能想象得到肖奈那副阴险的嘴脸……

  到了公司,发现肖奈和微微都没到,也没人注意到自己和KO一起近来,暗自松了口气,心想着如何报仇雪恨……

  郝眉望星星,等月亮的盼来了肖奈和微微,便急忙跑向前,做出受气小媳妇的怨恨表情,幽怨的看着肖奈说道:“老三,你要给我主持公道啊,KO他……办公室性骚扰!”自是不敢说出KO在他们家骚扰,只得说在办公室。

  然后摆出可怜兮兮的样子,博取诸位同情——但当他看到微微那欢快的表情时,绝望了……公道是讨不回来了,能讨回点钱已经很不错了……

  郝眉一看有戏,便继续煽风点火:“是啊!他说当初他被人嘲笑过,他要找回场子,我靠,那游戏里人都换过几拨了吧!找回毛个场子啊!”

  微微就是那墙头草,立刻倒戈了:“KO师兄说的也是,师兄是你骗人家嘛,要负责的。”

  于是郝眉萧索地看了微微两眼,看向比较靠谱的肖奈:“老三,你要为我主持公道!”

  郝眉用一种被背叛的小眼神伤心地看着肖奈:“老三,你怎么可以这么没良心,居然让我去和亲。”

  郝眉一转眼睛,这可能是最好的结果了,便顿时欢呼一声,欢快地奔向程序部:“KO,我们去结婚吧,晚上我请你吃大餐庆祝啊!”

  饭桌上,只见郝眉低着头,五官皱到了一块,一会儿抬眼偷偷瞟一眼KO,一会儿低下头,KO也不急,就托着下巴,好心情的欣赏郝眉窘迫的样子。

  最终,郝眉摆出一副“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神态,吞了吞口水,说道,“我把那号的密码忘了……”

  KO一挑眉,郝美又抖了抖,最终颤颤巍巍的说,“所以这婚——别结了。反正俩大男的也没什么好搞得……”

  KO的脸一下子沉的很黑,眼睛狐媚的眯成了一条缝,“俩大男的?没什么好搞得?”

  郝眉继续抖着身子,壮烈的说,“嗯!”随后那点小骨气一下耗尽了,低头说,“不是的,这样吧,我们去梦游新注号吧……”言罢,又用可怜兮兮的小眼神盯着KO,就差去拽拽KO的衣角。

  KO的脸色,这才微有好转,心里筹划着在结完婚后如何网络现实入洞房两不误。

  KO想了想,放下手中的筷子,说道,“星期五去我家吧,我家有两台电脑,可同时上网——你用我笔记本无线的,我用台式。”

  郝眉有点惊讶的瞪着KO,KO一耸肩,眉眼中全是温柔,放下冷漠,柔声劝道,“我又吃不了你,我想那样会结婚更快一点……我还要准备婚礼……”

  星期五果然是黑色的……郝眉同志颤抖着小肩膀于某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在KO的带领下,来到了KO家。

  “我们,结婚吧”郝眉的后半句话越说声音越小——怎么感觉自己像是很主动……

  其实结婚是件很无聊的事儿,于是郝眉就在世界一条一条的浏览,看到【老子单身怎么着】这条,不禁勃然大怒,下意识的喊道,“KO,有人挑戏你老婆!”

  他看回去,KO依旧没表情的在敲着键盘,但郝眉心中升腾出一种暖暖的感觉……

  婚礼结束后就是洞房……洞房这个环节很没劲的,KO便拿出几听啤酒,和一小碟凉菜,一碟花生,淡淡的说道:“客随主便。”

  实在等得没劲,郝美便吃起花生,觉得口干了,又没有水喝,便只得大义灭己的干了听啤酒,一停下肚,神情已经有些恍惚,诶?KO是在奸笑么?

  郝眉又喝了一听,看见KO又拿起一听,急忙说,“不,不要啦……”口齿已经不清晰了。

  “游戏里都洞房了,我们是不是也该?”轻柔的声音,缓缓地呼气,吹得郝眉脖子发痒。

  “不,不要。”郝眉醉得如滩烂泥,倒在KO身上,斜媚的看着KO说道,“GAY没法结婚……你怎么负责……”

  “我们可以去荷兰,美国……”看着在自己身上乱动的郝眉,KO气息变得沉重起来,终于忍不住,吐出三个字,“我要你。”

  第二天,到了公司,郝眉发现自己浑身酸软,瞪着KO说道,“你干的好事儿!”

  KO一向冷淡的脸上,泛出一丝柔和还有一丝奸诈(?),眼中仿佛一潭湖水,温柔,又吸引人,“是你昨天非要的。”

  “哈?”微微看到KO给郝美归拢散下的头发,忽视掉愚公的用词,也华丽丽石化了。

  “嘿嘿,”从石化转变成风化又转变正常的愚公,淫 荡一笑,“我就说他们俩有戏。”



相关阅读:w88